Page 1 of 1

(转贴) 一个DV case的整个过程 (有点长)

Posted: Tue Jul 29, 2014 2:50 pm
by Afteryou
老婆把我扔进了监牢 (转贴)

  来美国5年,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带着手铐走入美国的监牢,平时的小心做人,胆战心惊的遵守美国当地的法律,最后有一天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仅仅就是因为在中国人看起来是一个很小的事情,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如果你是刚来美国的中国人,或者你是已经来这里很久的中国人,也许你现在没有合法的身份,也许你现在有合法的身份,也许你已经有了绿卡,更也许你已经变成了美国的公民。。。如果你觉得你自己骨子里还是中国人,那我的这个经验也许会给你个启示,也希望每个在美国或者国外生活的中国人能以我的教训为戒,千万不要糊里糊涂的被老婆扔进监牢。
  本人来美后一直居住在加州,按后来公诉我的罪名,此次犯的是典型的“家庭暴力”罪,法律代码是 422 e (轻罪) 在整个事件中,经历了36天梦魇般的生活,期间在法庭出庭多次,最后因为自己的坚持走进陪审团(Jury) 审理程序。经过陪审团4天的折腾,最后在陪审团判定: No Guilty 时,自己没有笑更没有哭,因为这个时候什么样的结果对自己来讲都不是重要的,因为寻求重要感觉的时候已经过去,我几乎已经麻木。从警察去家里逮捕我,到法官当庭宣布我无罪,一路的走过来,30多天,直到现在我还是处于麻木的状态,不愿意回头去想。因为这是一个真正的梦魇---在美国的梦魇。
  我将在这里按时间顺序描述从开始到最后的每个情节。
  7月19日晚8:45,因为自己的公司有些事情,基本上都是这个时间回到家里,见妻子已经做好饭,一起吃饭,一般情况下在晚餐时愿意喝一罐啤酒。吃饭的时候和妻子谈了很多的事情,因为近期自己因为自己公司生意上的事情压力很大,精神上也不是很愉快,这样谈来谈去,我们的谈话就变成了争吵,按照中国式争吵的尺度属于轻量级,即:没有动手,没有摔东西,声音不是很大,只打嘴仗(不是自己夸奖自己,本人认为男人动手是很没有教养的事情,所以我们结婚16年以来,美国生活了5年,中国生活了11年,从来没有打过老婆) ,但是我的语言很激烈,说了一些刺激老婆的话,也说了一些辱骂她的话。。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在夜里接近10点钟的时候,老婆愤然出门,此时自己还处于愤怒状态,回到餐桌继续喝酒,觉得只有酒才了解自己,才能泄愤,酒才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大约1小时后,出现门铃声,以为老婆SHOPPING后回来(因为家附近有WALMART)开门,见两警察,问我姓名,然后手铐一带,说带我去警察局,我说我上身只套了个背心,下面只有短裤,脚上拖鞋,需要换些衣服,警察说NO。。狼狈之相,上了警车。
  到了警察局,另外的一个警察把我带到一个小房间,环顾周围,上面有个小摄像头正看着我,一个小破桌。警察开始问我姓名、住址、单位、电话。。。还有其它一般的INFO什么的,然后对我说需要对我进行酒精的测试,我说可以(因为自己知道两罐啤酒还没喝完,也不在乎什么检查,因为是在自己家里喝,自己感觉又没有 DRUNK,所以坦然) ,结果出来:0.048,无碍,因为DRUNK的话数值应该在 0.08或以上才是DRUNK,窃喜,看看警察,自己坦然),然后警察问我是否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威胁”(THREAT)老婆,我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威胁,尺度是什么。警察说:你太太来警察局告诉警察说你要杀她,还说分尸后送到警察局什么的。问我是不是事实。我说:不是。(当时的感觉真的想杀人了,因为自己没有说类似的杀杀的话,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婆竟然能在警察局瞎编,好似不把我搞死不罢休似的) 。
  此时自己内心变得很气愤,觉得这个老婆绝对不能要了,竟然能在警察局里满嘴的跑飞机!这是什么地方?。。。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真是遇到麻烦了,但是此时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麻烦。
  然后,那个警察问我见不见我的老婆(她好像在其它的房间里) ,我气都气得要死了,就说:不见!这样警察说:好。然后警察给我打了指纹(十个手指,加上两个手掌纹) ,在打指纹的时候那个警察还笑嘻嘻的和我聊天,自己感觉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了,就问他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说现在我穿的很少,很冷,没想到那个警察还是笑嘻嘻的告诉我: I DON“T THINK THAT GONA BE POSSIBLE。我这时才知道那笑嘻嘻的背后是什么。无奈,他是警察,我是嫌疑犯。在出门前,我问那个警察我犯了什么罪。警察说: DV (DOMESTIC VIOLENCE) 。我心想,什么狗屁的罪,你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拿出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另外觉得中国人在这时绝对不能向鬼子们表现出懦弱。
  这样折腾了近一个小时后,警察告诉我要送我去监狱(拘留所) ,我感到诧异但我没有理他,我也没有说任何的话。觉得我会有机会,跟你们警察也说不明白,他这时又叫了两个警察把我押上车,出警察局的时候,外面天气很凉,自己的心理更凉。
  大约20分钟的车程,又是一阵的折腾,照相、打指纹,讯问,检查衣服(我心想,有什么好检查的?就是一个背心,一个短裤,一个拖鞋。即使是这样,两个警察在我的身边转了半天,摸摸这个,捏捏那个的) ,然后给我打了一个带姓名和照片的” 塑料箍“ ,上面有姓名编号什么的,就像给狗脖子上带的那种箍,不过尺寸小些,带到了我的手腕上,此时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正式加入了他们的” 编制“了。然后他们把我又带到了一个大约20平米的监牢,进去时看见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大约10多个吧。赶紧想找个地方坐下,但是没有椅子,就是有一些上下铺的床,有些床有床垫,有些没有。警察把我送进来的时候,顺便不知在哪里拿了一个像褥单似的东西给我,我想这就是我的一切装备了,找个没有人的床赶紧把褥单披在身上,这是自己就真的像要饭的了,至少不像好人了。坐了一会,心里还是气愤,又一次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这个老婆一定要不得了,坚定了信心,也稳定了一些,环顾了四周,牢房三面水泥墙,没有任何的窗户,一面是铁栅栏,门也是铁栅栏的,冰凉的水泥地,在靠房角的地方有个便池,没有任何的遮掩,房间的墙上有个电话,电话旁边贴了很多保释公司的电话。但是电话只能打本地的 LOCAL座机,不能打手机的电话(后来才知道此时我就可以要求保释,我的保释金50,000美元,如果你用保释公司的话,你自己只需交纳10%,其余的 90%保释公司垫付,但是在案件结案时这10%不退,归保释公司。如果你自己交100%,那案子结案后,法院会把全部的保释金退还) ,自己透过铁栅栏可以看见走廊,走廊外和监牢里一样的灯火通明,自己这时想起了许云峰,但是自己怎么也不觉得自己是许云峰。。想起了原来看过许多电影里的监狱里的镜头。。却没有想过自己真的进了真的监牢。心静了许多,肚子也开始饿了,但是不是饭点,没有任何的食物,要求也没有,只好等下一顿(早上) ,在里面没有时间的概念,因为没有表。过了一会,狱友们分别的问我是因为什么进来的,我也问了他们,什么样的都有。这第一夜自己彻夜未眠,不是不困,也不是因为胆怯,是因为能听到各个人的大小便的声音,还有各类糙杂的声音来自牢房(呼噜声等)、走廊,更因为自己真的需要时间想些事情了。
  迷迷糊糊的听见牢门打开的声音,看见警察推个像SHOPPING CART的小车,里面有很多的塑料袋,点了点牢房里的人数,就从栅栏的缝隙中扔进了许多的小塑料袋,这时大家都起来去拿一个,这时我才知道是早饭的时间了,也知道那一个剩下的最后的一袋是自己的早餐了。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小纸袋的牛奶(大小和小孩喝的纸装酸奶大小差不多) ,还有一个三明治(两片黑面包,中间夹着一片进于黑色的肉饼) ,仔细以看袋里面还有一个苹果(大小有拳头那样大) ,还有一个小牙刷(带一次性的牙膏,后来才知道午饭和晚餐就没有牙刷了) 。。就是这些了(后来的食物重来没有换过),自己肚子也很饿,但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到不是因为不好吃,是因为食物太凉,好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等了一会,没办法,还得吃啊,终于吃完了,肚子到不饿了,但是觉得肚子特别的难受,可能是自己着凉了,又吃了凉的东西,过一会就得去便盆,就这点东西折腾了自己好几次。心理骂着,但是也无奈。。。中午、晚上都是一样的东西,中午时就有了经验,等食物变的不是很凉了再吃,但是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样的过程持续了2天的时间。。。在第3天的早上,狱警点名叫我,我就出去了,他们把手铐给我重新带上,到了走廊看见有大约被叫出的10多人,每人一个手铐,然后狱警再用很长的铁链把这些人(包括我) 的手铐串成一串,我们只好靠的很近,否则铁链拉着手铐,手腕会觉得很痛。就这样连哄带撵的给我们押上了监狱的大BUS车,上车前告诉我们今天出庭。(后来知道在美国加州被逮捕的人不能超过72小时,必须出庭)
  觉得是早上出发,到了法庭,先把我们关进法庭边的小房间里 (带着手铐) ,然后就是等待,狱警一个一个来叫,大概到了下午,终于点我的名字了,哆哆嗦嗦(到不是怕,是冻的,空调很凉)的走出去,带着手铐进了法庭,看见了法官、检察官,在审我的时候,检查官(DA,DISTRICT ATTORNEY) 先控诉我的罪行,无外乎我怎么威胁老婆了,我有要杀人的倾向了之类的。。我听时突然的感觉到,自己难道没有机会使自己清白吗?难道如果有哪个人娶了老婆,无论怎样老婆一胡说,那老公就必须进监狱吗?诬告、谎报的概念在哪里呢?。。想多了也没用,自己这时才知道了为什么大多数的女人喜欢美国的原因了,那么男人的权力在哪里呢?。。。。法官先问了我的姓名之类的事情,问我认不认罪,我回答说:不认(因为我觉得自己冤枉) 。然后法官看了看文件问我,你是中国人?我说:是。这时那个法官用汉语和我说话(我很惊诧他能说汉语,虽然中文发音很差,但是能感觉到法官还是想炫耀他的中文) ,我顿感亲切,也平静了许多。这时法官说,你的BAIL从50000调低到10000美元(就是保释金变成了10000美元) ,心中窃喜,眼顾四周,希望能发现认识的人,这时只看见法庭旁听席上只有一个认识的人:我的老婆。我把眼光从老婆的身上移开,再次面对法官。这时法官问我 (这时就用英文了) 你有什么要求?你有权力找律师,你有权力保释等。。。我回答说,我不需要律师,我只需要一个中文的翻译(虽然自己也可以用英文交涉,但是觉得法律上的词汇自己听起来很吃力,更不用说讲了) ,我想用中文阐述。这时法官说:可以,下次你会有个中文的翻译在这里。然后问检察官:你有什么问题?检查官说没有。。。。第一次就是这样简单(过堂)。出来后自己盘算,应该考虑保释的事情了,毕竟10000元有不是很多,就想回去后尽快的和朋友联系,真的不想再重新回到监牢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也许监狱方看我没有什么保释的动作,也许是他们另有规定,把我押出法庭后直接给我送上了另一辆,和我同车的都是不认识的人,也不是前两天和我在一起的人,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次车开上了高速公路,我觉得好像要给我带到很远的地方。无论怎样,自己觉得他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至少不会枪毙吧,监狱的伙食也尝过了,环境也了解了,他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吧。。。这样大概车开了2个小时到了一个更大的监狱。后来才知道是 COUNTY监狱,原来的是CITY警察局的监狱。到了不一样的地方,环顾了四周,觉得这个监狱好像大了许多。。。不管怎样,走一步算一步吧。进了监狱,一样的步骤,按指纹、照相、讯问,然后又被带到换衣室。就是把你自己的衣服换成监狱统一的服装,上面印有很大的字(监狱名) 和号码。。这时觉得好像这里是正规军了,自己的” 编制“更正规了,” 转正“了。反正自己想,不用再穿自己被抓时穿的背心、短裤、拖鞋了,至少不会再挨冻了。。这时就是想感谢神。一样的费时,一样的罗嗦,又等了好几个小时,狱警开始给我们分房间,没有选择的余地,这时自己就希望能分到黑人少些的房间。(在走廊里可以看见很多的黑人在牢房里) ,这样狱警把我推倒了一个房间,周围的环境和上次的大同小异,不过就是房间大了,这次一个房间有大约30多人,各类的人种都有,可能各类的犯罪都有吧(也无从所知) ,我进去的时候,也许我是中国人的原因,其余的人都看着我,也许他们也在纳闷,好久没有见到东方人的面孔了吧。。鬼知道,看见有几个闲置的床,走近第一个时,一个壮汉告诉我这里有人,又走到第2个,第3个。。几个人都告诉我有人,这时我觉得他们是在故意的刁难我,我无助也无奈,只好找了和靠便池最近的一个床(在中国时自己也听说过后来的人只能住最不好的床) ,这时还是有人说这里有人。没有办法,我知道肯定不是所有的床都有人,但是自己是显得如此的渺小,此时真的感觉哪怕坐牢也最好去回中国做,在美国,这里的一切和自己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只好先找个角落坐下来,心想,等到了全部睡觉的时间看你们说哪个床还有人?!此时心里的恨不只是恨老婆了,也恨自己为什么会来美国?恨周围所有的一切。。。。自从出了法庭到这里要求狱犯睡觉的时间(这里不同原来的地方,睡觉时间是统一的,到点犯人必须在床上) 。。错过了吃饭的时间,没有任何的狱警给我吃的东西。。。终于到了睡觉的时候自己找了个没有人的床位只好躺下,肚子咕咕叫,脑袋嗡嗡响,神志都开始不清晰了,全新牢房,全新的囚犯就在自己的身边,真的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时真的觉得很疲劳,也很困,就躺了下来(还好这里有被褥) 。。。这时就想早些出去,找个地方好好的洗个澡,吃碗热汤面,哪怕吃完就死。
  躺在冰凉的床上,想想这几天的生活,真的不知道如何的熬下去,不是不能熬,是熬的没有名堂,熬的没有缘由。。。熬的很累,熬的很心痛。此时就是一个想法,尽可能的早些出去,只要出去就会有办法面对所有的事情,在这里等死是不行。。整个的脑海里就是出去,出去,出去见到太阳。
  在狱友都躺下时,自己突然觉得应该去打电话(监牢里有电话) ,联系朋友保释,翻身下床,到了电话跟前,可悲的是不知拨什么号码?!除了能记住自己家里的电话和自己公司以及原来工作过单位的座机电话号码外,竟然记不得一个朋友家的座机电话!因为和同事或朋友大多数是通手机,另外其它有关的电话号码都储存在自己的手机上或者是记事本上(手机是不允许带进牢房的),更由于自己在对记忆电话号码的技能相当于白痴水平。。更倒霉的是监牢里的电话不能打通手机!现在又是半夜时分,单位都不会有人在。。没有办法,叹了两口气,只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上床(这时真的觉得能记住经常使用的朋友的座机的电话是多么的重要!!!),心想,明天白天再打吧。。。。。但是回到床上自己掰着手指计算,妈的!现在正是星期六的早晨,还有两天基本上是联系无望,只能等下周一了。真是喝凉水都塞呀啊!!(在这里提醒要在家里吵架的朋友,最好不要选在周末) 。。。由于几天来的折腾和疲惫,也许是太疲劳了,倒下后就睡着了。
  还是迷迷糊糊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到牢门“咣铛” 的开了,一个狱警扯着脖子在叫我的名字,说我已经被保释了,这时我附近的“牢友” 们也都醒了,GOOD LUCK,GOOD LUCK的,我这时还是处于半睡眠状态,隐约感觉是真的?假的?。。静下神来自己一看,那个狱警还在不耐烦的用手招呼我,叫我快些。我下了床(上层铺) ,这时最近的狱友过来翻我的东西(就是进牢前发给每人的牙刷、牙膏什么的) ,他们觉得我用不着了,就来哄抢。。我也不管这些,就随狱警出了牢门,心理寻思,谁会保释我呢?没有答案,但是一想,管它是谁,自己能出去就好。
  又是经过一阵的折腾,出狱前要把监狱发的狱服脱下退回,领回自己原来的衣服,登记、签字、画押。。。此时感觉是下半夜时分,各类手续的办理很缓慢,更可气的是他们之间有时找不到人。。。。就这样整整用了将近2小时办理出狱手续。穿回自己的破背心,拖着自己的破拖鞋。。。虽然觉得自己像流浪汉,但是好像找回了一些做人的感觉。。。到了最后出门前的一关,我问CLERK,能告诉我如何的离开这里吗?这里怎样才能到 GREYHOUND(灰狗站) ?因为我被逮捕时根本没有带钱,也没有卡,所以能否叫我在这里打个电话?只见那个女的CLERK态度很傲慢的说:我们这里不是援助机构!听这话我的心里又是一阵气愤,心理骂着,咬了咬牙,偷偷看了一下墙上的表: 22日凌晨1:46,抬头走出门去。出了门,看见了几个老墨(墨西哥人) ,好像他们也在等出狱的人,我就问他们,你们接完人后会去哪里?我说我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但是如果我们同路,你们送我回家,到家里后我会给你车费(我知道这里离家可能有2小时的车程),不论多少。。。那几个老墨正在商量的时候,后面有个人突然的叫我的名字,回头以看,是我在教会时相识的夫妇,他们说他们是来接我的。我就连忙说了些谢谢的话,心里一直在感恩,感谢神,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好人出现了。。。(后来才知道,我的老婆把我告进监狱后一直觉得对不起我,所以在我的保释金DROP到10000元后,通过其它人给我做了保释,来接我的教会夫妻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放出来,所以特地的来接我) 。
  在回去的车上,我们聊了一些,我也知道了一些情况。我也知道下周二是我下次的出庭时间(第一次出庭时法官告诉我的)。。。。。一路的回到家里,因为我有 (RESTRAINNING ORDER 禁止令) 在身,所以不能和老婆已任何方式的接触,包括打电话、E-MAIL、通过第三者联系也不行。。最可气的是我不能接近她时少于 100 FEET (心里又骂了一句TMD)。。到了家里洗了个澡,刮了刮胡子,仔细的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还行,这么折腾还没脱相(笑),就当过去的几天是做梦,心情平静了一些,收拾一下就睡觉了。。。反正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吧,“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时是星期六凌晨3:50。
  跟下来的WEEKEND 两天基本上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就是自己抓紧时间打听、上网找寻什么叫“DOMESTIC VIOLENCE” ?了解会有什么样的处罚?“保释金” 的解释以及处理方法,公诉我的案件的性质、可能的后果和来龙去脉等。。。。这些在网上能轻易的查的到,而且有很多的案例以及审判的程序等。。。自己这时也明白了一些,明白后自己反到开始担心了,因为感觉到了我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很不妙。这种感觉是和开始时进监牢时的感觉是不同的,进监牢时的感觉就是 “被冤枉” ,感觉自己不会承担什么“过重” 的法律责任,但是现在看来,如果一旦进入司法的程序(因为我已经出庭,就说明检查机关已经立案了),自己会处于很被动的局面,按照自己原来的想法,只要自己的老婆承认嘴里“跑飞机” ,更正她的供词我基本就不会有事了(在中国的确如此,在中国家庭的吵架甚至打人,如果老婆不追究就基本没有事情) 。但是现在知道了,这里不是中国,即使你老婆承认她说谎的话(警察局和公诉你的DA—DISTRICT ATTORNEY(检察官))( 当然老婆在警察局说谎也会引起其它的麻烦,对我老婆而言,轻者叫 FALSE POLICE REPORT(谎报),重者叫 PERJURY(伪证)) ,即使你老婆现在要求检查机关撤案,他们也不会撤案(这时家庭暴力案件有别于其它刑事案件最主要的地方),会继续这个案件的诉讼过程。最不利的因素是家庭内部的吵架很少有证人在场,一边一个人,哪边在法庭上都说不清楚,我就是跳进黄河里洗得清也不容易,虽然我没有真正的威胁老婆,但是谁信呢?) ,而这个时候更痛苦的是我面对的是政府的机构,可以说是强大的机构,这是他们的工作,而对我来讲,就是这100多斤。而且是灾难;他们可以调动很多的先进手段和办法叫你处于被动。。。。。想到这里,觉得不应掉以轻心了,应该严肃的面对,我决定改变第一次在法庭上说“不要律师”(想省银子) 的想法,觉得自己单枪匹马的面对他们,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决定:一定要找个律师,而且要找个好的!无论花多少钱,只要自己支付的起,就会一直和他们 “战斗”下去,直到流尽自己最后的一分钱。。然后光屁股回中国去。现在只好为了自己的名誉“而战”---这时的“而战”,对方不是老婆而是起诉我的检查官了。
  实在的讲,我是很不请愿且被动的被拖入被告的角色,我自己是控制不了的,我唯一的办法就是面对,面对真实,面对法庭。。。其它我能选择什么呢?
  周一的早晨,自己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律师,翻报纸,打电话,预约时间,同时约了4个,因为自己是中国人,虽然在美国身份合法,但还不是CITIZEN,所以必须小心在官司的结果上可能还会出现其它AGAINST移民法的事情(经常有中国人因为很小的事情被逮捕、判刑、遣送、终止绿卡(公民)申请)。我住的城市没有多少中国人,不像LA和SF,律师一大堆,找个律师也方便,我这里不行,所以我必须要费些心思。。但是,因为星期二我要出庭,只有星期一一天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找到好律师的(我的好律师的标准是岁数要大,经验要多,在律师协会的网站上的介绍要可信,有好的履历。。。) ,当然这些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实际上根本不是那回事情。。。后来老天有眼,自己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好的律师,按照我原来的标准只高不低,另外主要的是这个律师原来做过4年本地法庭的法官,我想会有足够的经验来处理我这“TINY” 的案子。。。就这么着了。。但是不巧,在这个律师了解完我的情况后告诉我因为有别的出庭,不能在第2天做我的律师,他要求我在下次的出庭时要求法官宽限我几天(延迟开庭7天) ,因为我需要时间找我自己的律师,我答应在法庭上试试看。这个律师随后说答应我做我的私人律师。(当然我也可以申请“免费” 的律师,但是按自己的收入,还有住房的情况,政府肯定拒绝我的申请,为了节省时间,我就直接去找了私人律师了) 。
  找到律师后,觉得自己找到“枪”了,可以应战了。。。。但是似乎听到“银子” 正在从我的腰包往律师腰包里流的声音。
现在,第一件事情就是面对第2天的出庭,对大半辈子没有法庭、检察官、律师概念的我,明天会怎样呢? 现在只好“赶鸭子上架了” ,但是不知道能不能“飞” 。
  第二天 (星期二)一大早我就起来了,除了有些紧张外,一切还好,想到自己第一次出庭时的狼狈相,觉得自己应该装束一下自己,至少也不想叫鬼子们瞧不起咱是中国人 (本人自认为长相不会影响市容) ,穿上了平时很少穿的西装,扎上了平时很少扎的领带,喷了一些平时很少喷的香水。。。。就像是刚来美国找工作时面试似的。我觉得真的也是面试,是法官对我的面试,是检察官对我的面试,更是法庭旁听席上的人对自己的面试。
  早上8:30分,我准时到庭,做在候审席上,但是发现法庭换了一个法官(不是第一次会说中文的法官) ,心中不悦,看见其它的书记官、法庭助理什么的都在那里,又远远的看到有个中国人面孔的女士,我猜想一定是我要求的翻译了。。我等在法庭的旁听席上。一直听到法官叫到我CASE NUMBER 和 NAME时,我站了起来,走进了证人席。奇怪?!怎么见不到起诉我的检察官??。。。这时那个长相似中国人的女士走向我用中文对我说:我是法庭的中文翻译,今天在庭上为你翻译。我说:谢谢。至此,我下定了决心,今天是一个英文字都不说,就是用中文(觉得很过瘾,很久没有在正式场合说中文了,虽然觉得那个中文翻译的中文水平的确不太标准--广东式标准话,但是觉得这也足够应付了) 法官:GOOD MORNING!
  我:早上好!(中文)这时这个翻译就赶快的翻译:GOOD MORNING!
  我此时想笑,也觉得很滑稽。
  (以下对话内容均由翻译两边的翻译)
  法官:你叫 XXXXX名字吗?(英文)
  我:是(中文)
  法官:你有自己的律师吗?还是不需要律师?(英文)
  我:我需要律师,但是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找到我自己的律师(中文) ,我请求法庭能给我些时间。
  法官:多久?(英文)
  我:一周(中文)
  法官:行。你下次的开庭时间是下周的同一时间。(英文)
  我:谢谢(中文)

  第二次开庭就是这么简单,出来时翻译跟出来告诉我,下周的同一时间她还会在这里,这时我问她是否是这里的专职翻译,她说不是,她是整个加州来回跑的法院系统的中文翻译,哪里ORDER去哪里,我和她说了声谢谢,就问她,今天怎么见不到检察官,她告诉我,可能是我的律师事前已经和控方打好招呼了,法庭也不认为今天会有实质的对峙,但是我必须SHOW UP,否则我会有别的麻烦。
  这时心里轻松了许多,我有了一周的时间,实际上我已经找到了律师,我也有剩余的时间处理自己公司里的一些事情了。但是无论如何自己家里的事情是一团的遭,因为有“禁止令” 在身,不能和老婆有任何形式的接触,家里、公司的各类帐单也不知付过没有,堆积了几天的信箱里塞的满满的,一天三餐不知怎么来应付,原来的家庭分工事情现在全部由我一个人来承担。。。房前屋后的草坪也需要修剪。。老婆也不知道在哪里。。反正是好似回到了从前单身的生活。。。处理了公司的一些事情回到家里就疯狂的上网找资料(学习),希望了解一些可能的进展和关于这类案子的大致结果。
  经过几天的上网学习、研究,以及和我的律师交换意见,基本摸清了情况:
  总是情况是:我的老婆现在有意要求DA(检察官撤案) ,但是不起任何的作用。所以老婆在开庭作证前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对方的检查官(DA) ,是个女的检察官,属于纯白人,冷酷型的面孔,从来没有看见她笑过。她告诉我的律师,她会一直把这个案子KEEP ON,一直到法庭的判决,根本没有DROP CASE的可能。(冷酷无情啊!)。。。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其它的情况:
  对于我这类的“家庭暴力”(DV) 案件,由于加州判罚较严,主要根据案件的严重程度处罚,处罚的方式主要有一下几种:
  第一類是牢刑。牢刑分為二大類,一類是州政府的牢刑,一般一年以上的牢刑都必須送到州政府經營的牢營執行,而大部份在州牢刑服完後,如果不是美國公民的話,就會被送到移民局的牢營中去,由移民局來確定是否要將犯者驅逐出境,另一類是刑期在一年以下的,這類牢刑大都是在縣政府的牢營執行。因而,如果被不是美國公民的話,刑事辯護律師都會盡量將牢刑的天數保持在三百六十五天以下以避免被在服刑後被驅逐出境。(我觉得最坏的结果我的牢刑不会超过6个月)
  第二類懲罰是社區服務。美國雖然沒有中國大陸所謂的勞動改造的做法,但是,由於監獄人滿為患,因而法院也開始采用社區服務的方式來替代一些牢刑。社區服務一般分為二類,一類是體力勞動,如到高速公路旁清掃公路,到公園拾垃圾,第二類是到教會,學校,圖書館,醫院等非營利機構去做義工。社區服務主要是讓犯錯的人有機會去補償社會。如屬初犯者或犯罪行為不嚴重者,法官大都願意犯錯者用社區服務來替代牢刑。 (如果判我有罪,这项跑不掉)
  第三類懲罰是緩刑假釋期(Probation)。
  緩刑假釋期分為兩類,一類是正式的假釋,被假釋者必須定期向假釋官報到,並且放棄一些基本的民權保護,如警察不須要申請搜查令就可以到府搜查,第二類是非正式的假釋,被假釋者不須要定期服到,也沒有必要與假釋官保持聯絡,只需要在觀察期間不再犯任何錯,就算假釋條件完成。
  (如果判我有罪,这项一定跟着我)
  第四類是罰款。法官會依照罪名及行為的輕重而確定罰款,辯護律師與檢察官會討價還價地商討好罰金。
  (如果判我有罪,这项一定有)
  第五類是法官依案件的不同而采取一些認為有利於教育犯者不再重做, 或補償受害者的措施。在家庭暴力案件中,法官經常要求被去上一年的心理輔導課程。
  ((如果判我有罪,这项一定有)
  我的律师告诉我,因为我没有动手打人,也为造成任何身体上的伤害,所以不会是最重的判罚,但是如果判定我有罪,那也可能有6个月左右的牢刑(虽然可能行不大) ,较可能的是上述的第二类、第三类、第四类同时的惩罚。同时我会有“犯罪” 的记录,一定会影响以后的移民。
  我问律师,我是否有机会“清白” 自己,律师说,如果你继续的坚持“无罪” ,对方又不想放弃(DROP),最后的结果可能回去“陪审团”( 后来我才知道,法官和检查官都是民选的,对检查官主要的“业绩” 来讲,是SET UP了多少CASE,然后 WIN 了多少,LOSE了多少,这是一个考核检察官的重要指标。难怪那个女检查官坚持控我了,她原来想在我这个CHINESE上占些便宜。。。嘿嘿,没门!) 。我心想,就这么个小事情,何必搞的这样这样复杂?这样的不可理解。
  最后,我又了解在法官面前只能有以下几方面选择:
  1。认罪(GUILTY):就是(屈招),窦娥冤似的。。。(我坚决不同意!)
  2。协商认罪( PLEA BARGAIN) :就是我的律师根据我的意见可以和对方的检察官(DA) 讨价还价,我部分认罪,寻求在法庭上获得较轻的处罚,典型的美国式的”坦白从宽。。。“(门都没有!)
3。不认罪(NO GUILTY) :就是不认罪。。。(这时我唯一的选择) 。
  律师又说,如果我坚持 NO GUILTY的话(我说当然),让我需要准备一些辅助的证据来证明你平时的为人,比如我的驾驶记录、我的CREDIT SCORE、我的邻居、同事、原来工作单位的老板、其它的朋友等的“证明信” 什么的,我说,没问题(自己觉得在单位和邻居中给他们的印象还不错,但是心想,真是横灾在头,和老婆吵架是每个丈夫都有过的,你们为什么不把结过婚的男人全抓来?。。想来想去,还是不能怪别人,谁让自己摊上了这“STUPID” 老婆?真是万恶的苦闷中。。。。。。) 。另外我要求我的律师,能否叫我知道对方检察官(DA) 手里到底除了我老婆告我的证据外还有什么其它的证据来AGAINST我,律师说可以搞到(后来知道双方任何的证据必须共享) 。叫我等两天,我说行。
  还有最后一点,律师告诉我,他相信我的清白,但是他不敢保证我肯定赢(NO GUARANTEE) ,我说我理解,我只想 DO BEST WE CAN. 他笑着和我说:WE WILL。
  现在回头看起来,对方的检察官真的在开始的时候也许没有想到一个中国人会如此的坚强。据她的助手后来跟我讲,一般情况下,因为经济上、生活上的等等原因,大部分的被告都采取 PLEA BARGAIN(局部认罪)的方式认罪,一是时间拖不起,二是在经济上(如果走到陪审团审议时期,除了其它正常的律师费用外,律师在打陪审团时收取的费用在1500-2000美元/天,而且陪审团的审议可能很快(几天) 有结果,有可能会拖很长的时间) 一般的人更不愿意承受。因为被告不认罪的后果使法官在无其它确凿证据下也不愿意判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坚持你无罪,下一步只能走到陪审团,让陪审团做最后的裁决。一般小的案子的陪审团有12人组成。陪审团如果判我有罪的话,这12人就必须都认为我有罪,否则,这12人中只要有一个认为我无罪,那这个陪审团就会流产 (MISTRIAL)( 如果检察官还要重新起诉我,就组成新的陪审团,我在后面会介绍组建一个陪审团会多么的不容易),法官也不能判我有罪。还有一种结果就是这12人中一致的认为我有罪,那法官就会从重的判罚我(真正体现了”抗拒从严“的思想),如果真是这样,我就会有遭受更严重的风险(但是我一直坚信我会赢,这就是一直以来我唯一的精神支柱) 。
  知道了可能出现的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再回去做几天牢),但是自己还是有信心向最好的方向努力,虽然可能损失些银子,但我觉得我必须往前走,这也是人生的经验,因为后面已经没有路。。。想象也好,自己能从头到尾走一遍,看看到底这美国的法律是如何AGAINST我的。。。
  按照律师的指点,余下的几天还是打电话联系,去原来的单位、邻居、朋友、DMV、公司的同事处搜集“行为证明(ATTEST LETTER)“信,无外乎就是像证明自己怎么怎么在工作期间和大家和睦相处了、如何如何和邻居相安无事了。。。之类的东西(有些类似中国的” 政治鉴定材料“),当然这里也一样,一般情况下,都是你如果做了8分,别人会给你写10分的成绩。尤其在一般人听到我这” 悲惨“经历时候。每人莫不感到同情,莫不流露出我叫他们怎么” 写“就怎么” 写“什么的热情(感动的眼泪一直在眼圈中。。。)。当然其中你不仅要能找到能为你签字的人,还要能找到真正愿意(不是能)给你上庭作证的人,这是比较难的事情,有时不是别人不愿意出庭,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时间安排,尤其在法庭的时间很不确定的情况下,没有人愿意打乱自己的时间上的计划。
  谈到这里,我必须要说的事情是:在我想找的证人中,有很早就认识我,了解我的中国人,他们平时都是很热心肠的人,如果你需要帮助,特别是当你需要口头上安慰、精神上的帮助,他们会表现的像万能的” 菩萨 “般的热情、洋溢,但是如果你真的要求他们做些实质上的事情,(或者说可能需要他们付出时) ,比如签字在证明信上或者是请求他们出庭时,他们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他们就会以各种的理由推脱,说什么” 我们实际上不了解你了。。。“”我实际上已经安排好了时间去做什么什么了。。。“”这些事情是你们家里的事情,我们也不便说什么。。了“之类的话,虽然我是请求他们帮助我。。。。。这是我到现在想起都心痛的事情,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我需要同胞的温暖,更需要同胞的帮助,大家同为中国人(哪怕是从大陆、台湾、香港、东南亚来的) ,我们受过同样文化的洗礼,但是在共同关心、共同帮助上,尤其是海外的一些中国人,所谓我们的同胞,其表现真的无法言辞,也真的使人寒心。。。也正因为如此,在这次我找到的为我(一个中国人)作证的超过10多个中竟然没有找到一个自己的同胞(这些同胞在平时无关紧要的时候是多么的关心?多么的慈祥啊?)。在这里我意指所有的同胞,但是真的感觉有些同胞真的就不如” 素面平生“相识的” 老外“来的友善和真实。。。。)
  经过紧张的准备,一些材料准备的也差不多了,额外的还拍照了一些自己房子内外的照片,律师告诉我如果真的打到陪审团的话,一些照片有助于我们说明一些当时的情况和环境等。。。反正律师要什么我提供什么,也不多想。这些”证明信“和可以出庭人员的名单转交给我律师后,我的任务基本就完成了,忙的时候还好,一静下来就感到莫名的烦恼,看到这杂乱无章的生活,想到昨天还平静的生活现在变得如此的被动和狼藉,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剩下的只有除了叹气还是叹气了。。。。
  在收到我提供的文件后,律师在第2天约我见面。律师告诉我,他的意图还是想” 感动“或者是” 逼迫“对方把这个CASE DROP掉,也希望在下次开庭前最好能有个终局的结果,希望法官能给我无罪的判决。他还是想用办法来证明我自己平时的如何做人,如何的品性良端等。。想用这个” 反证“法来推翻对方控我” 威胁“和我”有杀人的危险意图“的指控。
  我和律师说我能做的都做了,我又和他说我相信他,不管有怎样的结果,我都会理解,只要我们尽力了,我也有准备。。律师又问了我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告诉我,他觉得,我们能赢得这个官司。我问他,搞没搞到对方想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他告诉我,他们主要的证据是我老婆在警察局报案是的录音、录像,其它的暂时还不知道。我说我想好好的听听自己的老婆是如何的在警察局报案的,到底都说了什么。我想他们控告我的不可能仅仅是简单的一句话的威胁(这个时候自己也隐约的觉得他们的手中一定还有什么证据,也许只是” 理论“上的证据,因为自己很清楚,对方没有任何的DISMISS CASE 的意思,那就说明控方也不怕走到最后,世界上没有人愿意打没有胜利机会的仗。对检察官来讲她一定也有压力,那就是一旦我们打到陪审团,那时的结果没有人能预料,如果检察官输了,丢了脸不说,那会浪费很多纳税人的钱(不是少数) ,这对她来讲一定会有压力。反过来,在我这一方已经没有了选择。。。。。就这样终于熬到了第三次开庭的那一天。
  一样的是早晨的同一时间,一样的装束,自己走进也算熟悉的法庭,我的CASE是他们今天处理的第一个案子(在法庭上的公告栏上可以看到排序)看见我的律师和翻译早已在那里。我如上次还是等在旁听席上。。。
  一样的叫我的CASE号码,叫我的NAME,这已经是我第3次听到了。
  我进去作在被告席上,还是那个桌子,还是那个椅子,我的左边是我的律师,我的右边是我的中文翻译。
  还是那个法官,但是这次检察官出面了,她身边还有一个助理。
  开始检查官发言,控告我的罪名还是” 威胁“”恐吓“老婆,并且性质严重,说根据我老婆的报案,我曾经有过过去” 威胁“”殴打“”恐吓“老婆的历史(属于历史不清白) ,又说,我来美国后,一直不开心,有生活、事业上的压力,经常和老婆争吵。
  建议法官判我有罪。。。。(大概说了10多分钟,哪个来美国的中国人没有压力?) 。
  之后我的律师为我辩护,说我来美国多年” 遵纪守法“,记录良好,从无前科。
  曾收过良好的教育,品性端正,为人善良。。。并出示是我可能的一些证人的” 证明材料“,说明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建议法官判我无罪。(大概也说了10多分钟) 。。。
  (当时自己只是做着,没有任何的机会说话,也没有人问你,就是我的翻译官在我的耳朵旁小声的为我翻译,我就似” 傻子“般” 端“做在那里。(后来我看翻译” 叨叨“很累,我又都能听懂,就” 佯装“建议翻译休息一会,实际上英文、中文同时在我耳边想起,心理也烦。但是翻译告诉我,即使你都能听懂,我也的翻译,这时法庭安排的没有办法。。我只能苦笑(谁让我自己找的麻烦呢?) 。
  检查官和我的律师说来说去,没有听到法官说一句话。。看见他们像斗鸡似的你来我往,也听不出有什么新鲜的东东。。。自己这时只有一个感觉:他们是一个叫我死,一个叫我活。。。。。实在的讲,我不像检察官说的那么坏,也不像律师说的那么好,我就是我,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中国人,一个普通的来到美国的中国人。。。。好不容易熬了将近1个多小时(自己都有些不耐烦了)。。。最后我的律师请求法官说,如果今天不能结案,至少请法官考虑取消我们的” RESTRAINNING ORDER“(禁止令) ,因为看不出我们夫妻在一起会对被告(我老婆) 有什么危险。。这时对面的检察官提出反对(可以看到她的表情,凶神恶煞般。真是冷酷的女人啊!!!无奈自认倒霉,苦笑) 。。。,法官想了片刻,说:可以给我们(夫妻) 一些” 优惠“,就是从今天开始,他们(夫妻) 可以用电话联系,但是条件是必须用录音机录下所有的通过内容,如果需要随时提供法庭。(我当时又开始咬牙了,什么逻辑?什么法律?。。可以打电话,但是必须录音,那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如果两个手机间打电话怎么录音?慢慢的搞死人,不偿命!这一点的破事情,实际上事实已经清楚。就算不清楚也是家庭的” 内部矛盾“,一方是老婆要撤诉,另一方式丈夫说没罪。。。搞什么搞?都是闲的!在此不得不佩服山姆大叔真的很有耐性、很有时间、很有钱啊!) 。
  到了最后,法官说,下一次的出庭时间 8月7 日(下星期一) ,同一时间。
  从法庭出来后走到外面,看到街道上来往的车辆,感觉到这个事情好像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心又开始烦了起来,真的烦啊?公司的事情需要打理,家里的。。。只是希望要死要活快些有个结果。。。自己有些动摇。。继续和他们玩呢?还是自己就违心的“认” 倒霉呢?否则哪天才能完呢?事业上、经济上一天天的损失,精神上的就不说了。
  找到一个街边的椅子坐下,嚼了一片口香糖,心理盘算着:自己银行帐号上的钱是越来越少,麻烦是越来越多。想起律师告诉我话:在陪审团期间,律师的收费一般统一的标准是1500-2000美元/天,这还不包括其它时间的出庭费用。。。觉得自己这下真的要破财了。。。。。。财到不怕,可以重新再赚,但心里上的伤害呢?自己做错了什么呢?苦闷了一会儿。。。。突然一个念头冲上心头:好一阵子没有吃红烧肉了,肚子也饿了,真的馋肉了,走,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找个有肉的地方!
  一样的度日如年。。终于等到了开庭。
  一样的时间,一样的法庭,自己还是一样的装束,第四次走进了一样的法庭。
  程序上基本和上次一样,同样的又出现了斗鸡式的场面,不过这次的斗鸡凶了很多,能感觉出我的律师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了。。我渐渐地的对自己的律师有了好感,因为在他进行辩论时显得底气很足,也很胸有成竹的感觉(也许他以前做过法官的原因,知道法庭上的胜负概念在哪里)。反观对方的检查官就是那些话如祥林嫂般的说来说去,但是还是“一如既往” 的“表情冷漠” 的面目。。。检查官和我的律师继续的你来我往,(这个时候我真正的生平第一次彻悟了: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 。但是与往日不同的是,几个回合后,检察官提出要在法庭上放老婆在警察局时的录音,法官问多长时间?检察官答:40分钟。
  (我一听,心理骂到:靠,40分钟?这么长?老婆究竟说什么了能“控诉” 我40分钟?我记得当时我被抓进警察局时和警察的对话也就10多分钟,我就觉得时间很长了,莫非是老婆嘴里不只是跑了“飞机” ,而是跑了“航空母舰” 了???顿感紧张,实在的讲,自己也不知道老婆会说些什么,也记不清楚来美国前的10多年中和老婆吵架时说过什么?但是一点是肯定的,打人的没有!威胁的没有!凡是说我打人、威胁之类的话自己一概否定!那么什么事情的能让老婆说40分钟??此时感到背脊凉风叟叟。。。心想,肯定是傻老婆在警察叔叔的“诱逼” 下,一定是把我有史以来说她所有的话(不好听的话) 和” 罪证“统统的“汇报” 了。心想,这个女人真的傻啊!自己只怪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个傻老婆呢?再次的郁闷中。。。。)
  法官说, 我们今天在法庭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听录音(我此时心里窃喜) ,因为接下来还有其它的案子,你不是已经有文件形式的证词了吗?这个就足够了。
  检查官:(无话) 。又经过了一阵对峙后,看来法庭今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这时自己体会到了为什么有时在美国大官司需要几年的时间。
  我的律师最后还是上次的那句话:希望法官能判我无罪。至少希望法官能考虑我们夫妻两人因“禁止令”造成的生活、经济上的不便,诚恳取消“禁止令” 。法官没有回答。此时对方检查官站起来列举了一些实例,无外乎什么人,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发生了类似的事情,丈夫被法官允许回家后给妻子造成了什么什么的灾难性的后果等等等等。。。法官想了想之后说:好,上次叫你们之间通电话,这次叫你们能见面,但是要求是只能在 10AM – 5 PM之间在“PUBLIC AREA” 见面,不允许在私人的地方,更不允许在家里见面!听到这里我的律师说“谢谢。
  (自己这时感觉法官好像是真的偏袒我似的,只是因为对方咬的太死。。但是想想,虽然我还没有脱罪,但是隐约能感觉到,法官好像不太相信我真的会对老婆构成人身威胁。虽然和自己要求的无罪还有距离,但是毕竟有了一点的进步。)
  最后,法官在庭上讯问检查官和我的律师,像他们阐述了按加州的规定,此类的案件一般情况下现在要求加速处理(结案) 如果你们双方有不同的意见,下次出庭时再研究TRIAL的时间安排。最后法官定了下次开庭的日期和时间: 8月14日
  法庭过后,律师告诉我,现在是”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时候,法官在判罚中有难度,这种情况下一般法官不会下最后的判决,这样看来很不幸的是我们必须要为打陪审团做准备了。我说,没选择,就和他们打陪审团!同时我和自己的律师再次的要求,我说我一定要听听那40分钟里到底都是什么?律师把从录音带中摘录的文本文件给我,我大致看了一边。这次不仅是背脊凉风叟叟了,连前胸也是凉风习习了。
  就是这要命的40分钟,搞的我死去活来的。老婆告诉警察(就是报警的那天晚上) ,大概的内容是,我们结婚多年,在中国时我就曾经打过她(胡说) ,也曾经多次威胁过她(什么叫威胁?真的记不住了) ,来美国后也经常在酒后威胁她(胡说,如果只喝一罐啤酒也算” 酒后“的话,我也无话可说),我们经常吵架(局部事实) ,还谈过离婚的事情(事实) 。。。。更令人可气的是老婆已经在我们几个月前吵架时已经偷偷的给警察打过报警电话,虽然没有警察来,但是警察局都有录音的记录。。这就说明我是” 惯犯“,按检察官的理论,我不是第一次有暴力倾向,是惯犯,是不可饶恕。。。。大概看了一遍后,我告诉律师,我还是想亲耳的听听录音带的内容,律师说叫我去他的办公室取(向他的助理) 。我就去了,要来的刻在CD上的录音,听过后又一次把我推倒路谷底。。。录音中,看得出当时老婆的情绪很激动(当时我相信她是很生气的)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简直就是”白毛女“控诉”黄世仁“的再现啊!听起来真的是叫人可怜。。。反过来我就是很可恨了。
  听完后,我知道了之所以控诉我的基础就是这40分钟,如果这 40分钟都是事实,那我必死无疑。。。。。但是,这不是事实啊,我冤啊!我知道这是老婆的” 夸张“”失控“造成的(到现在我还对老婆的夸张耿耿于怀),我想她是按照中国式的思维方式(这是在美国的最傻的中国人经常做的) ,我的老婆后来说当时只是希望警察能同情她,希望警察能用” 中国警察“的方式来警告我,或者说是调节一下” 家庭的矛盾“(这时后来老婆对检察官说的,她把美国的警察当成了中国的警察了,多愚蠢?!这些都是后话。无话。。。。。气愤中。。。) 。
  但是体及” 光荣的中国传统和美德“这些在美国检察官眼里是没有用的,或者是说可能更起反作用,按照检察官的说法,她只相信我老婆在警察局告我时的证词是真实的,而后的都不是真实的,所以他们都不相信。而且她也抓住了” 要害“:就是按照对” 家庭暴力“的法律处理方式,原告方是没有权力撤诉的。。。
  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检查官(DA) 不DROP CASE的原因了。也彻底知道了为什么” 如此的小事“会造成如此大的风波了。没办法,事情已经至此,老婆的” 胡说“已经叫自己和家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无论怎样,自己相信有公理在这里世界上,也无论如何,自己也希望自己不能因为这个事情把自己后面的事情搞的” 糊里糊涂“。
  此时,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希望得到律师的帮助,还自己早日的清白。实在的讲,自己和老婆做为在美国生活的中国人,对美国关于家庭的法律真的是近乎于无知,此类的问题的出现不是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虽然大部分不是事实,但是自己的确在彼此之间的吵架中说过比较” 严重“的话来刺激对方。在中国式的传统里,这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我相信每个家庭都有过争吵,都有过情绪激动的时候。。但是这是在美国,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在我们中国人眼里看来很小的事情到了美国的法庭上就变成了一种” 罪“,而这种” 罪“承担下来的后果是我们在这里的中国人承受不起和不能承受的。
  抛开夫妻间互相的怨恨不说,这类的事情的产生只能归究于我们中国人(至少是我们) 不能很” 聪明“”理智“的处理生活上的细节问题造成的。
官司走到现在,现实是,虽然自己和律师在初期法庭上做了不少努力,但是结果看来不会有很大的改观。走到这里,自己觉得很累,但是现在也只好被动的去面对陪审团,去面对自己和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结果。
  在准备下次出庭前,自己把准备好了的自己证人的名单,给了我的律师,律师告诉我要给他们其中的人打了电话,准备在下次开庭时叫他们上庭为我作证。在这段其余的时间里和律师多次有过接触,商量了下次需要准备的事项。律师告诉我,下次的庭审对方检察官可能会出示她的证人(警察) 。(可能就是把我送进监牢的那个笑嘻嘻的警察) ,可能还有其它的证人,但是我们不知道还有什么证人(我心理嘀咕,哪还有什么证人?除了警察外还能有什么?!但是自己还是需要小心的对待) 。律师还说,这段时间我一定要“遵纪守法” ,不要违反“禁止令” 中的任何内容,如有违反,那“违反禁止令” 的罪名可以叫我重新进监牢,不要” 因小失大“,而且如果对方(检察官) 抓到我违反禁止令的把柄,除了警察会随时再逮捕我以外,他们还可以以“违反禁止令” 的罪名要求法官加重判处我入狱一年,这是应该严加注意的。我也知道,如果摊上两个罪名,那就惨了,法庭就一定可以判我超过一年的牢狱。。我心里清楚,这个后果对不是CITIZEN的我来说,面临的是什么(刑满释放后直接移交到移民局监狱,等待遣返的程序。。自己到不是怕遣送,但是以这种形式回国,觉得那是很没有“面子” 的事情。。。。。),我说,没有问题。我没有也不想违反什么禁止令(只是心里想,这个破禁止令简直搞得自己天天就像个无头苍蝇,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的。。。特别可恨的是禁止令还禁止我喝任何含有酒精类的饮料,当然包括啤酒。。。苦啊,大家知道,高兴和痛苦的时候就是想喝些,舒展自己紧张的情绪。。但是,不能啊!痛苦中。。。。) 。
  想起自己这些天过着“单身” 的生活,除了生活规律完全被打乱、精神、事业、经济遭受近乎“灭顶之灾”外,自己的感觉也有好的时候,没有老婆唠唠叨叨的生活也的确是舒心的日子,不用做饭,没人絮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除了狂上网找信息外就是睡觉,暂时把什么其它烦恼的事情都忘掉(希望)。自从出狱后自己不知已经吃了几个烧鸡了(记得上次我想吃红烧肉吧,悲惨的是上次没找到有红烧肉的地方。。然后就去COSCO买热的,又便宜有热乎。然后再买些新鲜的蔬菜(色拉) ,有时再买些BACON(本人是肉食动物) ,回家一把刀一把叉的狂啃。。。另外就是去买 RIB EYE(牛眼肉),大家知道吧,这时肉里最贵的。。买!找个地方煎煎就吃,虽然有时不太熟(三分熟),但是解决馋肉的问题!。。。已经不知吃了多少牛排、烧鸡、色拉、大蒜。。。。真正的幸福生活啊!搞到现在看见鸡就全身发抖 。。。。呵呵!
  8月14日,本人第5次走入了法庭。
  (场景不再描述)
  新的情况发生了。开庭之前,我的律师把我叫到法庭外的走廊。告诉我我现在有个机会,我说什么机会。他告诉我,对方检察官(DA) 说如果我承认部分的事实,我们就可以和她庭外和解(PLEA BARGAIN)。我问什么条件。律师说,对方可能觉得今天如果没有结果的话,大家都只好走陪审团,没有人可以预料陪审团的结果,如果检察官败诉,她们也会有很大的压力,现在她们也觉得走陪审团的话,我们的胜算大,所以如果你答应你”PART GUILTY “的话,检察官想要求法官判罚你去 ANGER MANAGEMENT(就是类似中国的” 治病救人“学习班,思想改造班什么的)6个月(一周2小时),不是” 罪“,是一种轻型的” 惩罚“。
  我想了想,MD!早干什么了?老子早就想叫你们(检察官) DROP CASE,你们就是不干,现在知道情形不妙了,就自己给自己找台阶?(气愤中。。。) ,但是转念一想,” 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也不是什么罪名,又没有什么牢狱之灾。。。再说真的走陪审团的话,我有信心不假,但是鬼知道会发生什么?。。。想到这里,我说:行。(不就是上6个月课吗?不打陪审团的话我还能节省不少钱!。。心里小九九狂算中。。) ,律师小跑似的回去法庭告诉那个女的检察官,检察官说还要回去和检察官的头商量一下。。。。此时大家就是在等她回来等结果。现在看来,法官和大家都不希望最后走的陪审团,因为会浪费很大的社会资源和人力资源,我想鬼子们也明白” 勤俭治国“的道理吧。。。正胡思乱想中,那个检察官回来了,和我的律师耳语了几句。。。我的律师又一阵小跑来到我身边告诉我,检查官的上司不同意。。。靠!什么事儿?我心里骂到,自己定不了的事情还拿出来” 讨价还价“?。。。。顿时产生了对DA的鄙视心里。。。心里想,也就是那么回事,毛主席说过:纸老虎不可怕!。。。这个” 插曲“过后,自己觉得我就像个” 玩物“在他们的手中,自己更好像是农贸市场的肉贩肉板上的肉,还可以讨价还价。。。。心里骂过之后,心一横,玩就玩吧,看最后谁能玩过谁?!
  “插曲”无果,按原计划继续开庭。
  首先检查官还是“喋喋不休” 的控诉了我的“罪行” 。。。 在听她” 控诉“我的时候,我就想听听有没有什么新鲜的,发现基本都是那些旧东西,没有什么新鲜的东东(心中暗喜) ,然后检察官还是要求当庭播放老婆报案时的录音(我现在心里明白了,同样的证词可能用录音机放出来可能会有不同的效果啊,就像看电影和看剧本是不一样的。此时自己又咬了咬牙,心想这个检察官怎么这么没有人性呢?怎么就这么和我过不去呢?。。难怪检查官总是要求放录音呢!) ,法官未同意(心中又一喜!) 。然后检察官申请她的证人警察出庭。此时看见了那个笑嘻嘻地警察出现了(吃他的心都有,今天法庭不允许他穿制服,他只穿的便服) ,还是笑嘻嘻的(这笑嘻嘻的模样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上了庭,在法庭要求下举起右手宣誓。。。检查官就问他一些当时的情况,他说的和控诉书上差不多,但是这个笑嘻嘻的警察添油加醋的说当时看见我眼睛通红,满嘴酒气(胡说啊!) 。。此时我的律师申请提问,法官允许。
  律师:在讯问我的当事人时,你告诉他有什么样的权力了吗?
  (就是告诉我你可以沉默、可以不回答问题、可以在律师到来之前拒绝回答问题。。。等等的权力)
  警察:是。
  律师:你当时看见我的当事人喝酒了吗?
  警察:没有。
  律师:你感觉我的当事人喝醉了吗?
  警察:好像。
  律师:那你做了物理的测试了吗?(就是在测试时叫你金鸡独立、左手抓右耳走直线。。等等的所谓的美国警察测试醉酒者经常用的方法。。。。)
  警察:没有。
  律师:为什么?
  警察:我用测试仪测了。
  律师:结果在哪?
  警察:(无声) (我知道是我的测试结果没有到” 醉酒“的程度,所以他不能以此指控我,嘿嘿!)
  律师:如果你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我的当事人醉酒的话,仅仅是猜疑或者是依靠你的嗅觉是不行的,你见到我的当事人眼睛通红不说明什么,我的眼睛有时候还通红呢?也许我的当事人有眼睛的疾病呢!(典型的“有”理辩十分!) 。
  警察“:(无声) 。
  律师:你们在逮捕他的时候,他反抗了吗?
  警察:没有。
  律师:另个问题。
  警察:(?)
  律师:XXXX报案时说她的丈夫(我的当事人) 威胁她时,你告诉她在警察局说话需要慎重,否则就可能有 FALSE REPORT罪吗?
警察:没有。
  律师这时对法官说:我没有问题要问了。
  后来,检查官又举了很多发生在加州的” 家庭暴力“的案例,企图增加此类反作用的” 恐怖“效果,进而达到提醒法庭我的罪可能的结果。然后我的律师申请我的证人出庭,法官说,(不行) ,今天就到这里休庭。检查官、律师你们两人到我面前来(此时法官就和他们两人嘀嘀咕咕的商量着什么。。。好像因为双方意见不一致,待他们都回到原来的位置时) ,法官宣布,此案走入陪审团程序。他又同时提醒法庭助理等有关陪审团设立的事宜。最后对我说:18日同一时间是我的下次庭审。(当然整个的庭审我的中文翻译嘴从来没有闲着过,整个庭审过程中自己没有机会说任何的话,更没有人问我话,自己就像旁观者似的看他们演出) 。
  从法庭出来后,见到了我的许多的证人,和他们握了手表示感谢,虽然今天没有机会出庭为我作证,我依然感谢他们,感谢他们抽出时间(有人开很远的车来这里) ,并表示道歉,他们白怕了一趟。他们都表示理解也很愿意,并且说下次需要时叫我的律师给他们打电话。
  看到这么多的人为了我自己的事情,感到了希望,更感到了温暖,也更增加了信心。经过5次的出庭,自己已经从刚开始的紧张不安到了能很泰然的感觉,无论在法庭还是在其它的地方,感谢神,感谢所有好心的人们!
  律师最后告诉我希望陪审团在两天内解决问题,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陪审团需要几天的时间,没有人能规定时间,权力全部在陪审团手中,法官也没有办法,有告诉我一般陪审员的选拨程序也很复杂,选出12人的陪审员不是容易的事情,希望我有耐心(我此时心里想,我到不怕陪审团审到什么时候。。我熬的起,但是银子熬不起啊!律师费一天1500-2000元/天啊。。。郁闷中。。。。) ,又说如果打陪审我们有很大的机会赢这个CASE,但是主要是你在庭上的表现,我做为律师会进最大的努力。在陪审团审议期间你会作证,我们的证人、对方的证人也会有很多的证人作证。告诉我在庭上作证时对方的检察官和我甚至是法官都会问你很多的问题,即使那时检察官的问题多么刁钻,多么的令你气愤,你都要泰然处之,绝对不能显出气愤的样子,因为气愤和暴力是”亲戚“,你的气愤表情会影响陪审员对事情的判断。我说,我知道,我不会胆怯,因为我有在大庭广众显示自己的经验,放心。
  就在这时在走廊里看见了那个笑嘻嘻的警察像我致意,我也礼貌的冲他笑笑,在他要离开的时候和我说了一句话:I‘M JUST DOING MY JOB。。。。。听到后我想,什么意思呢?是道歉吗?还是不好意思?自责?还是。。。但是不管怎样我听得出,至少他不是底气很足!
  反过来,这时我到变得底气十足了!
想起将要去面对12人的陪审团,心里有些兴奋,也有些担心,不管怎样,自己只能毫无选择的奉陪到底了。
  8月18日,是我第六次出庭的日子。
  经过5次的检辩双方的交锋,官司没有结果,在各方无奈的情况下,终于把大家拖入了陪审团的” 过程“。毕竟自己对陪审团没有更多的概念,只是在电影里看见什么陪审团的画面,就是法庭的里面有很多的人,听控辩双方” 唇枪舌战“,然后投票决定。
  在描述陪审团之前,下面的资料也许对大家认识陪审团有所帮助。
  <<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制度:
  (一)美国陪审制度的历史:陪审制度得到充分的发展是在美国。特别是美国独立战争之前,大陪审团在反对英国王室的斗争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所以美国在 1776年独立后,人民对大陪审团制度表现了极大的尊重,将它写入了在1791年成为美国宪法组成部分的共包括10条修正案的“权利法案”。(二)美国的陪审团制度与功能:美国的陪审制度分为大陪审团及小陪审团。大陪审团人数较多,一般为12至23人,而小陪审团通常是12人。 1).事实认定,陪审团在审判上的任务,主要是认定事实,亦即“事实审”。“法律审”则是由法官行使的。所以,陪审团即使认定被告有罪,具体的刑罚还是由法官量刑。相反的,如果陪审团一致认为被告无罪,那法官只有唯一的选择,当庭宣布被告无罪。 2).陪审团成员之资格:只要具备美国公民身份、年满18岁、未曾触犯重罪或现时未受重罪起诉等条件,即可担任陪审团成员。但加州还规定不适合任陪审团者,例如警察、消防员与公共事务官等。陪审团成员无种族及性别之差别待遇。 3).陪审团的挑选,陪审团应当从社会上挑选,候选陪审员的范围应当在种族、年龄、性别和其他重要特征方面准确地反映社会中的人口状况。因此,陪审团原始名单应当尽可能地容纳社会中的各类成员,多数的州法院和联邦法院都是以选民登记名单和驾驶执照持有者作为陪审团的原始或初步名单。 4).人数及选任方式,小陪审团的人数一般是12人。选任方式是由法院先在陪审员原始名册中随机挑出数百人,于其中再随机挑出若干人,再由审理法院及两方律师逐一筛选淘汰。淘汰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不附加任何理由的排除,此称为“先制性反对”(peremptory challenges)。这种排除,检察官所能排除的人数较辩护律师要少,前者约是6位,后者则是10位,但淘汰不得有计划地排除某些种族,例如刻意排除黑人就不行;另一种是采用提问的方式,若发现其可能存有偏见,即将之排除(voir dire ex-amination)。人选选出后即宣誓而成为陪审员。 5).陪审员的任期,美国的陪审员没有任期,为一案一选,一案一任,主要是个案审查和当庭审查。 6).陪审员的报酬,美国公民一旦被征召为陪审员,即须到法院报到,陪审期间可请公假,其作为陪审员期间原单位必须发放同等的薪水,至于法院也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街道通知后未被选中者,即可领取当日薪资回家;被选中者,则要到庭审结束方能领到薪资。 7).陪审团表决,审判期间,禁止陪审团发言,其只能被动地看两方律师及证人表演。看完法庭双方举证后,陪审团须回到陪审员室,彼此之间不能讨论,每人投票做出决定。在加州,对于刑事案件,须全体同意才能提出结论(有罪或者无罪),若无法达成一致决议,则宣布流审。>>
  早上一到法院的附近就感觉和往常不一样,觉得找 PARK车的位置不好找了,后来没想到在法院的门口和走廊里突然多了这么多人(都是为了自己的CASE选陪审员?) ,但是不太相信,走廊、门外很多的人,知道应该有50、60人以上。等自己按时走进法庭时,看见这些人都和我走进一个法庭。。。自己虽然了解一些关于陪审团的知识(现学现用) ,但还是觉得未免太夸张了吧?这么小的案子,来这么多人?都是为了我的CASE?。。。。等神情稳定了一看。。。原来略显空荡的法庭旁听席上做满了人。。这时律师告诉我,这些人都是法院通知做我的CASE的陪审团的侯选人,今天上午开始法庭的工作主要是在法庭挑选陪审员(12人) ,告诉我今天不会有其它的事情,就是坐着看。不解,问律师,12人!?就找12人算了,怎么来这么多人?律师说,一般都是这样,有50-60的候选人,才能找到适合的12人。。听完,我有些晕!!!至于吗?这50、60人都请假不上班?来这里?。。。。。这时法官告诉大家安静。然后叫我的CASE 号和我的姓名。。我已经轻车熟路,就走到被告席上了,左边律师,右边翻译(但是不同的是法庭今天给我换了个翻译,我打量了他一眼,一个大眼儿大脑袋的纯种美国白人?!他悄悄告诉我,今天开始做我的翻译。我听这口音不是很舒服,但是还能听的懂,但是我想他的中文好不到哪去,英文应该不错(笑)。就说了谢谢! (我已经有了经验,就告诉这个翻译,能不能叫我用法庭提供的同声翻译耳机,他说可以,我们就可以离开一些,我想这样至少比有个翻译在你的耳边不停得叨叨好些。他离开我开始做我的同声翻译,听了几句,听美国人说中文更累,就索性自己把耳机关了,看见那个鬼子翻译官还在说着什么(他以为我会听呢!),自己就笑了笑)
  法庭开始,法官助理开始按他们已经有的名册开始点名,点一个人,一个人就从旁听席起来走到陪审员席,等12人点够了。其它的人还得在那里。。。这时法官打开幻灯机开始给他们上课,告诉陪审员是什么,怎么做,需要注意的事项。。。等等,最后叫每个人说自己的住址(居然来自加州的各地!),职业,年龄,以前是否犯过罪?家庭的其它情况,几个小孩。。。。反正很多的问题。。。我注意到最后一个问题是:法庭现在审理的是“中国人” 的“家庭暴力” 的案子,你们对中国人是否有歧视?对中国是否有歧视?当然没有人回答有。
  这样每个人过完筛子后(期间也有一些人在回答问题时不合格,比如说自己或者家属曾经经历过类似的案子,或者说认识这里在场的什么人,或者说听说过这个 CASE,或者说自己的弟弟是警察/检查官。。律师什么的,所以无法保证能公正的表达等等。。。)但是能强烈的感觉到,一旦他们被法官认为不合格做陪审员剔出,他们起身离开的时候,喜形于色,好像中彩了似的(当然法官的剔除是有理由的,如果陪审员的候选人没有足够的理由,法官不会同意你离开)。。那些没有中彩(被法官认为可以做陪审员的) 就只好继续做在他们的陪审员席上。。。。目光呆滞。
  这样的折腾大概到了中午,好歹选了12人,做满了陪审员席。。。我以为要结束了,没想到,这时检察官开始选择(剔除),按加州的法律规定(后来自己知道的) 她可以没有理由的剔出6人(如果觉得这些陪审员对她不利) ,我的律师可以没有理由的剔出10人 ,律师告诉我,我也有权力,(被告) 有3个可以剔出的名额。实际上就是看谁不顺眼就剔出谁,不用理由。。。所以感觉上我的检察官倾向去找纯白人的女士,我的律师倾向于找男人做陪审员。。我就没有什么选择,在最后阶段,就剔出了我看不顺眼的2个女人,一个男人(就是感觉这3人不会对我好。。。也没有具体的理由,就是感觉,我想律师的想法和我一样,男的心硬些,不容易被打动,而且被告是男的。。。反过来,那个检查官就希望找到女的,特别是看起来容易被打动,情绪激动的。。。谁知道呢?) 。
  (一上午没有结果,中间法庭休息1个半小时)
  这样剔除来增补去的,经历了不少次的增补、剔除、再增补、再剔除。。。到了下午法庭要结束的时候还是凑不够人数。。。这时我想,也不错,看看你们折腾到什么时候,反正也没有我的事情了,你们就“自娱” 吧,等你们选好了,我再做我的被告。
  这样车咕噜战一致持续了一整天。。。最后还是差2名,只找到11名。实际需要12人,但是还要加一个后补,共计13人。已经很晚了,法官宣布,明天上午同一时间继续进行“选拔” 陪审员的进程。
  自己这时在无奈的同时,更觉得这美国的法律是不是太复杂罗嗦了?这么折腾要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啊?。。。真实折腾死人不偿命啊!
  8月19日(星期五)( 挑选陪审员的第2天)
  从我被抓进监牢那一天算,到今天整一个月了,我第七次走进了我“熟悉” 的法庭。
  和昨天一样的情景,外面还是很多的人,还是不好找PARK车的地方。。走进法庭还是那么多人(也许比昨天少些,感觉不到) 。
  今天又是和昨天一样的重复、挑选、剔除、再挑选、在剔除。。。。(中午休息) 。。。在快要使我被“折磨抑而死” 时,终于,终于啊。。感谢神!终于在星期五的下午休庭前找够了这 13人。
  找出了将决定我命运的13人(12人陪审团,1名候补) 法官在最后决定这13人做我的陪审团后,又给他们讲了一些关于判“有罪” 和“无罪” 的概念,反复的重申,如果你在“有罪” 和“无罪” 两者之间犹豫不定时,你只能判“被告” 无罪,你不能用“可能” “怀疑” “猜想” 来给“被告” 定罪,你更不能用你自己的感觉来给“被告” 定罪,只能用你自己完全相信的“确凿” 的证据来定“被告” 是否有罪。。。(听得自己心里喜滋滋啊!美呀!高兴之余,偷偷看了看陪审团席上坐着的人。。。狂喜!!! 11名MEN,2名WOMEN) 。
出了法庭想,折腾了一个月了,真的想在星期天去久违的教会,去做祈祷,去寻找力量。
星期一,8月21日上午,我第八次走进了法庭。
走进法庭前,在走廊上遇到了自己的一些证人,我的律师没有找全部的证人,就是找了我的两个邻居和一个我原来工作单位的manager,和他们打过招呼后,我进入法庭(证人此时不能入庭,只能在外面等着一个一个叫才能进去作证) 。
一样的法庭,一样曾经见过面的人,经过多次的交锋、出庭,自己的感觉现在就是“例行” 的来法庭“上班” 了,如果说原来是”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话,此时此刻的我就是” 死猪下油锅“也没有感觉了。,麻木的感觉,平静如水,没有了初期的气愤、不安和忧虑,有的只有似植物人般的漠然。
首先,在陪审团开庭审议前,在这里我介绍一下法庭内部的格局(我想大部分的美国的法庭都是这样的格局):>>
法庭用低矮的隔栏把整个房间分成两部分,1/3的空间是陪审团席/诉讼/被告/法官及书记官/CLERK的工作区间,2/3的空间是法庭的旁听席(任何和案件无关的人员都可以自由的旁听) 。
法官点了我的 CASE号和我的名字后,我走到了被告席,我的后面就是旁听席(隔着隔栏) ,左边我的律师,右边我的翻译(还是那个美国翻译官) ,如果我的位置是5点钟方向的话,对方的检察官就是 7点钟的方向(和我同向),陪审团席在9点钟方向(不过陪审团席的旁边有个小门,直接通向” 陪审团审议“室,不知里面什么情况,只知道是陪审员单独审议的地方,与外界隔离),证人作证席在11点钟方向(暂时没有人,和我相对),然后12钟方向 (正前方)墙上有个很大的银幕,然后是法官在1点钟的方向(面对我),然后是书记员/CLERK/其它工作人员/法警(侧对)在3点钟的方向,法警离被告席(就是我做的地方很近) 。
庭审开始,首先法官又向陪审团讲述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无外乎就是要公正、诚实、不带任何偏见的审核,以及进程上需要注意的事项等) ,然后对检查官(我的控方) 说,控方在陪审团审理期间有两次的机会陈述(每次不超过一小时) ,告诉我的律师只有一次的机会(在控方第一次和第二次之间) ,时间也不能超过一个小时。(这时觉得有些吃亏,为什么控告我的有两次机会?我的律师只有一次机会?后来知道这时法律上的规定)。
首先是控告我的检查官(DA) 要求她的证人(还是那个笑嘻嘻的警察出庭,我心想,这个警察抓过我就不再干别的事情了?整天在法庭泡着?真是无法理解。。。这个笑嘻嘻上次已经做过证,因为那时可能没有陪审团,所以作证是给法官听的,这次法官说了不算了,又搬出来给陪审团看。。。。(心里鄙视中。。。心里想,拿来拿去就这些东西,烦不烦?!)。
这个笑嘻嘻上证人席后还是昨天那些话,过了场之后。
我的律师要求我的证人出庭(我的邻居)( 宣誓后)
检查官(先问) :你是XXXX吗?
邻居:是。
检察官:你认识XXXX(被告) 吗?
邻居:是
检察官:你是否看见XXX(我)DRUNK过?
邻居:没有。
检察官:你是否听见XXX(我们) 吵架过?
邻居:没有。
(此时检查官自知没趣,对法官说:没有问题了) 。
(同样的邻居,我的律师提问)
律师 :你是XXXX吗?
邻居:是。
律师:你认识XXXX(被告) 吗?
邻居:是
律师:你是否看见XXX(我)DRUNK过?
邻居:没有。
律师:你是否听见XXX(我们) 吵架过?
邻居:没有。
(此时我想,你们不烦啊?!一样的话问来问去的?!)
律师:你们做邻居多久?
邻居:X年。
律师:(给他看我房子的照片) 。这是不是XXX(我) 的房子,你是不是住在这里(指照片的邻居的房子) ?
邻居:是。
律师:你们的房子是不是离得很近?
邻居:是。
律师:你的邻居(我)你认为是好邻居吗?
邻居:是,很好的邻居。
律师:他们(指我和老婆) 是否SOMETIMES很MAKE NOISE?
邻居:NEVER。
律师:你们很熟悉吗?
邻居:是。
律师:你认为你的邻居(我) 有任何迹象显示有暴力倾向吗?
邻居:没有。
律师(对法官) :没有问题了。
然后是我的另一个邻居(问题基本差不多,一个是我左边的邻居,另一个是右边的邻居。。。重复)
最后我的律师要求我的另一个证人(原来工作单位的MANAGER)出庭。
律师:你叫XXX吗?
证人:是。
律师:你了解XXX(我) 吗?
证人:是。
律师:XXX(我) 在你的单位工作多长时间?
证人:X年。
律师:期间有过任何的不良表现吗?
证人:没有。
律师:XXX(我)离开(就是辞职)单位时很高兴吗?
证人:我认为是。
律师:你是自愿的来这里作证吗?
证人:是。
律师(对法官说:) 没有问题了。
就是这么简单的问话和回答(这就是美国法庭上常要求证人的YES或NO的回答,任何的证人不能发挥,不能多说话,只能 YES或者NO,当然用YES或者NO不能回答的问题也只能用简短的回答,否则法官会干涉) 。。。
证人做完证后,* 到检察官,还是详林嫂似的把我老婆报案时的控词说了一边,控告我。这次不同是,她向陪审员(陪审团已经入座)介绍了这个CASE的情况以及控告我的理由,控告我的原因和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有关的法律规定等。。。这次她还拿了一些法律上的文件(看来要在陪审团上下真功夫了)直接用幻灯投射在屏幕上讲解,可能是想增加视觉效果吧。。之后再次的要求法官在法庭上播放录音,法官这次同意了,然后就是放录音。。漫长的40 分钟。此时陪审员就是听、看,没有任何的机会和权力发问。。。放完录音后,DA以及其“激动”“愤怒” 的表情继续阐述我肯定” 威胁“过老婆,可能继续有进一步“犯罪” “倾向”的“潜在因素” ,演说时真是“声情并茂” 啊。。(就是整个的“公审” “地主恶霸” 的感觉,此时自己感到,在法庭上,什么“屁” 事” 小“事(在我们中国人看来)都可以成为对方控我的理由,而且会无边的夸大,哪怕这个事情再小(比如说看见我说话不耐烦,都可以拿来说明,你脾气不好,可能会控制不了情绪,进而可能出现” 报复“的行为。。等等。。。(巨冷!)),也会成为他们控告自己的理由,也可以支撑他们” 控罪“的证据成立!他们完全是用美国式的思维方式来” 推敲“我是多么的” 恶毒“,多么的” 危险!“,他们更不会理会(也不可能理会)什么” 中国的国情“。。。(无法理解中。。。气愤中。。。),这个检察官用及其“愤怒”” 冷漠“的表情,控诉了将近1小时(法庭墙上时钟作证)我的“罪证” 。然后我的律师开始为我辩护,这次看出我的律师开始卖力了(他自己也知道再不会有机会为我申辩了),看他为我申辩的时候在法庭上走来走去,以其声茂并存的方式,一会拿照片给陪审员看,一会又用幻灯机向陪审团讲述一些法律上的制度、要求等等。。包括运用各类的身体语言。。列举很多案件的实例。。把我说的好似” 雷锋“的老师般。。。极尽辩护之能事来试图影响陪审团来判定我无罪,。。更逐个的列举控方对我控告的”假设“的事实,试图一一的推翻控方的证词、证据。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律师对陪审团说,过去的苏联在对被告的判决时,采取的是” 宁冤枉一千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的法律策略,但是美国的法律基础是” 宁可放过一千坏人,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当然并不是说我是” 坏人“了,呵呵),说美国刑法对被告人的定性基础是被告在法庭判决前是无罪的,控方只有找到并具有” 确凿“”不可质疑“的证据能说明被告是有罪时,法庭才能给被告定罪,这是美国法律和刑罚的基础。。。又说,现在的情况是,无法找出一个,哪怕是一个能真正的说明我的当事人(被告) 有试图使用暴力的倾向,有使用(威胁) 的” 实际的“”真实发生“的证据。检方(原告)的证据只是基于(自己的老婆) 在警察局报案时的录音(证据) 和我老婆“ 原来打过报警电话” 来“ 推理”、“ 猜测”、“ 毫无道理”和“ 毫无法律依据”的,这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是不足以给” 被告“定罪的。又说,我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权力,这里不是苏联,这里是美国,我们每个人都有保护自己的权力。。假设,如果说只要有一个人控告另一个人有暴力倾向,就能说明这个人肯定有暴力倾向和犯了罪吗?如果想证明一个人犯了罪,你需要找出“确凿”的证据,这个证据可以有很多种,当然也包括口供。反过来讲,站在“被告”无辜的角度,也许原告在撒谎,也许原告在诬陷,也许原告有其它的理由。。。。(此时看见律师好像是很激动似的,看见他脖子上的青筋有迸了出来,声音也比原来大了许多。。。我又一次明白了。。这个律师是勇者的” 斗鸡“啊。。。真是钱的威力无穷啊!!他赚钱,我破财。。但是庆幸自己找到了好的律师。。能把死的说成活的,别说是我还是没有死的。。。嘿嘿!暂时忘了” 银子”的事情。。窃喜中。。。。) 。
这样的几个回合后,法官觉得时间到了(下午的4:15)(每次法庭的工作时间是:上午时间9:00-11:30,下午的开庭时间只是1:30-4: 30,开庭多次以来,有时中间还有休息所以觉得一天下来也没有多少时间来真正的审议,甚至更有几次,其它的小案子在我的案子审议前“夹塞” 。。。) 就宣布:明天的同一时间继续开庭,最后告诉所有的陪审团和所有在坐的人,明天还是陪审团审议,至于什么时间有结果,全看陪审团是否有一致的决议,没有时间的限制(言外之意就是如果陪审团明天有最终的结果案子也就有了定审,如果没有结果,可能会继续下去,两天、三天。或者更长。。。大家没见到有些CASE的陪审团就用了几个月审议吗?当然我不认为我这个小案子能审那么长时间,只是希望早些有结果。。。不然腰包里的银子受不了啊。。。重返忧虑中!)
休庭后,律师告诉我,明天上午我出庭作证,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因为对方的检察官会千方百计的在我身上找到破绽,陪审员也会在提问我是留意我的表现。又说,我的律师也会向我提问,告诉我了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告诉我在庭上不要答非所问,能简洁回答是只说YES或NO就好了,不要自作聪明,否则会引起法官或者陪审员的反感。我说,我知道了。
说自己不担心是假的,主要是考虑自己是中国人,无法用中国人的思维去猜测陪审团,更无法去猜测全是美国人的陪审团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出了法庭,到了外面,看了看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8月22日,星期二。这是我最后一次走进法庭的一天。早晨起来,做了祷告,希望神能把这一天作为自己不幸的终结。一个多月来,经历了梦魇般的生活,精神上、情感上觉得自己真的有些支撑不下去了,气愤、怨恨、惧怕、哀愁、不安、无奈等词汇都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酸甜苦辣的心情真的希望今天这是最后的一次,也希望这是最后的一天去面对法庭。
走进法庭,果然不出所料,法官在宣布开庭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求我自己作证。
走到证人席上,在法庭的要求下,自己举起了右手,面对着美国的国旗,听者法官助理的宣誓词,自己的心里觉得怪怪的,(中国人在美国国旗下宣誓?)。。。宣誓后自己做到了证人席上,此时自己的心情出奇的很平静。座下后,自己的右边就是整个陪审团的12人,他们坐成两排(距离只有几米左右,甚至可以听到陪审员的呼吸声) ,左侧是法官(相距7、8米左右),正面对着的是控告我的检查官(大概也是七、八米远,中间隔着法庭池)、我的律师和远些的旁听席(自己这时注意旁听席上坐者10多人,以前是一直背对着旁听席,这次是的一次面对他们) 。
首先是我的律师提问:
(考虑到自己的美国翻译有时不能很清楚领会我说中文的意思,稍微难些的中文他就听不懂,眼睛就瞪的像牛眼睛那么大,看着我(。。可笑!)所以此时自己要求法官用英文回答问题,(我就对法官说,我将尽我自己的最大的能力用英文回答问题,我不想叫这里所有的人因为翻译浪费时间。。(法官听后好像很高兴,对我说:I THINK YOU’LL BE FINE,THANKS!) .原来考虑过的可能出现的法律上的词汇问题,虽然前一阵有些发怵,但是多个回合过来之后自己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也就是翻来复去的那些东西。另外考虑,万一有问题,自己还有权力叫美国翻译翻译(法庭答应后叫我的翻译和我一起坐到了作证席,紧挨着我)自己想这样至少可以明确的表达,又不会因为翻译翻来译去时使自己思维的中断。如果遇到可能自己实在听不懂时,自己有权力要求提问者重复或者局部的要求翻译。。更考虑可能令陪审团反感(谁愿意听听不懂的话呢?),因为一些语言上的问题和当时的表情是相辅想承的,如果用翻译的话可能会起反作用)
(首先我的律师经法官同意后对我发问。以下用英文)
律师:你是7月19日夜里被逮捕的,对吗?
  我:是。
  律师:被逮捕时,逮捕你的警察告诉你(权力)可以沉默吗?
  我:没有。
  律师:到警察局后,讯问你的警察告诉你(权力)可以沉默吗?
  我:是。
  律师:逮捕你时,你知道是是因为什么吗?
  我:是。
  律师:逮捕你时,你知道妻子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
  律师:在警察局时你承认“威胁” 了自己的妻子吗?
  我:没有。
  律师:你说了什么?
  我:我说我没有“威胁” 自己的妻子。
律师:你当时承认自己有罪吗?
  我:没有。
  律师:你们结婚多少年?
  我:X年。
  律师:结婚后再中国生活了多少年。
  我:X年。
  律师:在美国生活了多少年?
  我:X年。
  律师:你以前殴打过你的妻子吗?
  我:没有。
  律师:你说的是以前在中国时也没有吗?
  我:没有。
  律师:你们发生争吵时你们在哪里?在干什么?
  我:家里,吃饭。
  律师:正在吃饭?
  我:是。
  律师:那时你们都谈了什么,或者说争吵了什么?
  我:(此处略,很长时间的陈述,无外乎就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 的事情争吵了。。等等。用了几分钟得时间)
  律师:现在你做什么工作?
  我:XXXX。
  律师:在这个之前你做什么工作?
  我:XXXX。
  律师:在中国之前你做什么工作?
  我:XXXX。
  律师:被逮捕那晚是警察去你家里?
  我:是。
  律师:你反抗拘捕了吗?
  我:没有。
  律师:你认为你近期的情绪正常吗?
  我:是。
  律师:出狱后你做过违反“禁止令” 的事情吗?
  我:没有。
  律师:你的专业是什么?
  我:XXXXX。
  律师:你妻子的专业是什么?
  我:XXXXX。
  律师:你妻子在去警察局报案时,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律师: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警察逮捕我的时候。
律师:警察告诉你的?
  我:是。
  律师(对着法官) :没有问题了。
  (自己知道,我的律师不会问很刁钻,所以回答时也没有感到紧张,都是简单的问题,时间也不长) 。
  这时检察官站起来申请提问,法官允许。
  (感到稍些紧张,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的问题了)
  检察官:你发案那天晚上和妻子吵架的内容是什么?
  我:(就是重复刚才的话)( 这是第一次自己面对面的和控告我的检察官对话,自己突然觉得各种感觉涌上心头。(横下心来)自己就想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能干什么?!所以,她提问问题和我回答问题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在紧紧盯着她的眼睛(用冷静、气愤、蔑视的眼光),就是想看看她的眼睛里到底有什么?!想说什么?!我自己觉得心庭坦荡,因为我不是罪人。。所以自己也采取了咄咄逼人的架式面对她)
  检察官:你妻子以前打过报警电话,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检察官:你经常的酗酒吗?
  我:不!
  检察官:你是说你从来不酗酒?
  我:是。
  检察官:那你喝酒吗?
  我:是。(TMD,喝酒和酗酒是一回事?)
  检察官:你每天都喝酒吗?
  我:不。
  检察官:发生争吵那天晚上你喝了多少酒?
  我:一罐。
  检察官:没有喝更多?
  我:老婆离开后又喝了一罐。(知道这后一罐不算数,嘿嘿!)
  检察官:一共几罐?
  我:两罐。
  检察官:你经常喝酒吗(HOW OFTEN)?
  我:是。
  检察官:那你是说你天天在喝酒?
  我:不是,有时在晚餐时才喝酒。
  检察官:你以前“威胁” 过妻子或者“殴打过” 妻子吗?
  我:没有!
  检察官:你听过你妻子报案的录音了吗?(废话!全法庭人多听见了!)
  我:是!
  检察官:那时事实吗?
  我:不是!
  检察官:那你妻子为什么那么说?
我:不知道!(心里这个骂呀!这个傻老婆,十足的呆傻呀。。。该打 N个大板!)
  检察官:你妻子说你经常“威胁” 她,还要“殴打” 她,是吗?
  我:不是!
  (此时心想,你不能绕开这个“威胁” 和“殴打” 吗?转来转去的想叫我迷糊?没门!。。清醒中。。)
  检察官:你现在的工作和你以前在中国的工作那个你更喜欢?
  (我看出了她想叫我说不喜欢美国的工作,这样我就会“抑郁” ,就会产生心里的波动。。。就会有暴力倾向,就上了她的当了。。嘿嘿,我还没有那么傻)
  我:都喜欢。
  检察官:都喜欢?!
  我:是。
  检察官:你以前学过什么专业?
  我:XXXXX。
  检察官:你在家里做饭吗?
  我:是。
  检察官:天天是你做饭?
  我:不。
  检察官:什么时候?
  我:只要有机会。
  检察官:只要有机会?
  我:是。
  检察官:什么机会?
  我:只要有时间。
  检察官:你有自己的房子吗?
  我:是。
  检察官:你有自己的公司吗?
  我:是。
  检察官:经营状况好吗?
  我:一般。(看出她想套我进她的圈套,房子和公司每月都需要PAY很多的BILL,希望我说不好之类的,那她一定觉得我在工作、生活上有压力。。。嘿嘿,没门!老子还没有到PAY不起BILL的时候)
  检察官:什么叫一般?
  我:没有压力,能维持(KEEP BALANCE)。
  检察官:你给妻子打过电话吗?(在禁止令后)
  我:没有。
  检察官:为什么?
  我:不敢。
  检察官:为什么?
  我:无法录音。(就是法官上次给自己一些“豁免” 的电话的事情)
  检察官:。。。。
(这时发现这一贯“咄咄逼人” 的检察官官,问我问题的时候有时不太敢不正视我的眼睛了。。。快感中。。。。)  
  检察官:你们夫妻间感情好吗?
  我:好。
  检察官:那为什么吵架?
  我:每个家庭都有吵架。
  检察官:吵架时你是否很气愤?
  我:是。
  检察官:那你怎么办?
  我:看电视!
  搞了一会儿,又问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东东。。估计这个检查官也感觉到了我这个“死猪” 真的不怕“开水烫” 。我此时自我感觉我的思路很清楚,我觉得她也感觉到了。。。另外我觉得我也没有必要胆怯,因为这个检查官是在这整法庭上我唯一可以得罪的。
  检察官(对法官):没有问题了。
  (自己这时觉得还没有过瘾呢?怎么不问了?(真的不是自己好斗,是因为这憋了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机会在法庭上为自己申辩(就是第一次出庭说过几句话) ) 。
  自己“余兴未尽” 的“悻悻” 地重新走回“被告” 席。
  讯问我之后,基本上双方的举证就基本结束了,进入到陪审团审议的最后阶段。但是在陪审团最后进入密室审议前,检察官还有最后的一次机会在法庭上申辩 (前面我说过,在陪审团期间,(原告) 检察官有两次机会,而(被告) 我的律师只有一次机会申辩),检查官申请,法官同意。。。这个时候这个检查官又把那个录音带拿出来,在法庭上播放我老婆报案时的录音。这次到不是从头到尾的放,是专挑老婆“哭声最大” “跑飞机最偏” 的地方放,放一段,停一段,说一段,控诉我一段。。这一段段,一段段的,只想叫自己变成聋子!!
  残酷的迫害呀!!这样折腾了又是将近40分钟,到了中午时间了。。
  法官宣布休庭,宣布:下午1:30分继续开庭。。。
  出法庭后,自己感觉有些要“赢” 的感觉,因为凭自己的感觉这12人的陪审团都说我“无罪” 不容易,但是都说我“有罪” 就更不容易了。。。(心里的小九九打了一遍,还是觉得“胜算”大,心里开朗了些。。)
  只是想今天有结果,无论什么结果。
  1:30分,法庭正常开庭,法官先说,这个案子各方的证人和证据在法庭上的出具已经差不多了,对被告(我) 也进行了讯问。。。这时法官问检查官和我的律师,你们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的证据或者证人了可以出示给陪审团和法庭的?都说没有。。这时我感到这个 GAME接近 OVER了。看看陪审团席上陪审员们,觉得他们也是和辛苦的,和他们不着边的这么个小小的案子,牢牢地被“绑” 了四天。有的人每天开几个小时的车来这里,而且一来就更不自由了。。。百思不得其解啊!什么法律呢?什么制度呢?对谁有好处呢?。。。。就是折腾所有的人。。。。想了想去,噢,对了,只对辩护的律师有好处啊。
  在胡思乱想之际,法官告诉陪审团,现在正式进入陪审团审议阶段,这时法官宣布法庭休庭。这时陪审团就离开法庭,进入他们的审议室进行陪审团审议(隔离)。法官告诉检察官和我们可以在庭外等候结果。我和律师说,我想出外面呼吸一下空气,律师告诉我,行,但是不能离开,我说只在外面呆一会儿。。。
  走到外面,强烈的愿望就是希望陪审团能尽快的有个结果,最好是今天。看看自己的表,今天只剩下几个小时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很痛苦。就像等待这这人生的裁决似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好像有2小时吧。突然听到自己的电话响,我的律师来电话叫我赶快回到法庭,告诉我:JURY已经有 VERDICT了,心里紧张但是迫切的想知道后果,连跑带巅的回到法庭,看见已经有很多的人在那里了。这时看见陪审团的12人都走出来了,在他们回到座位时,全体的法庭人员(法官除外) 全部的起立,面对这陪审团员们(每次都是这样,陪审团走进/走出法庭时,全体人员要站立,行注目礼。。。这是法庭上的规定,看得出陪审员的地位有多高!牛啊!)
  这时陪审团坐定,他们其中的一人(陪审团团长,建立陪审团时法官指定的) ,把厚厚的文件递给法官,法官就像接圣旨似的接了过去。。看了看,然后宣布全体起立(此时全体法庭的人都站立) 。
  法官宣读陪审团的决定:
  WE,THE JURY IN THE ABOVE-ENTITLED CASE,HEREBY FIND THE DEFENDANT,XXXX(我的名字) ,NOT GUILTY OF CRIMINAL THREATS,A VIOLATION OF SECTION 422 OF THE PENAL CODE,AS CHARGED IN COUNT 1 OF THE COMPLAINT。。。。。。

当听到 NOT GUILTY时。。反到没有了感觉,脑里一片空白,恶梦?结束了?。。立在那里、愣在那里!真的没有了感觉,没有眼泪,没有兴奋,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梦魇般的生活结束了。。。傻傻的站立在那里。。。这时我的律师拥抱我,并和我大声说: NOT GUILTY!我却无言!。。。。。后面的一些旁听席上的人过来向我道喜,和我拥抱,握手,不认识的人,真诚的为我高兴,可是我自己却高兴不起来,此时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变成植物人了。
  法官这时对着我说:XXXX, YOU ‘RE FREE TO GO!
  走出了法庭,突然的涌出了很多的眼泪,很多的,自己无法控制的眼泪。
  感谢神,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感谢所有为我高兴的人!

  一路的跌跌撞撞走来,体会了很多。
  当这个恶梦结束后,自己曾想过,也许有人需要知道我经历的这些。自己更想是否有必要花些时间把这个故事告诉大家。一些好心的朋友告诉我不要这样做,担心我写这些的时候,就会多一次的痛苦。但是几天下来,自己觉得做为一个曾经经历过原本不想经历此事的人,无奈的被拖入到梦魇般的现实中的人,更做为一个在国外生活的中国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和自己相似的人和家庭,都有着相似的生活压力和烦恼。就像我前面说过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有喜怒哀乐的普通人,所以我无法避免有时的冲动、避免有时的家庭纠纷和情绪激动。今天我经历了这个事情,可能明天其它的人又深陷其中。所以在此自己还是想用这个浅显的(近似于可笑的)经验提醒每一个可能会像我一样遇到麻烦的同胞,只是想用我的这个教训(或者是经验)来对一些可能涉及或已经涉及此类问题的人和家庭有一个好的借鉴,就算是自己的一点点的期许吧。 (请原谅自己在工作之余写的” 拙作“,因为时间的关系,写的时候没有经过任何的” 润化“,更没有经过细心的” 校对“,就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所以难免出现了很多错别字,出现了很多文章结构的差错,见谅!)
  人生的经验有很多种,对家庭事务的处理方式也是一种经验。作为生活在国外的我们,有时按中国人的传统和习惯对家庭内部事务以及矛盾的处理方式在国外是行不通的,甚至会因自己的无知付出巨大的代价。
  希望在国外生活的每个中国人都能够更加的理解,我们不仅仅需要在事业、生活上追求,我们有时更需要掌握一些简单的,最起码的国外的法律常识。无论你生活在美国、加拿大还是在英国、澳洲、日本。。。我想哪里都一样,面对且适应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的法律制度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每个生活在国外的中国人都是在付出了超乎想象的努力后才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点点的幸福和权益。我们原本很难,所以我们更不应因为自己的无知和失误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难。所以,清楚的认清如何处理家庭内部的矛盾对我们是重要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权衡出什么是最佳方法的原因。
  最后,感谢所有在自己痛苦的时候给予自己精神上很大帮助的人,你们的帮助将使我永生难忘!
  也感谢所有看过这些文章的朋友,谢谢你们的耐心和时间!
  更希望每个生活在国外的中国人,永远的快乐、幸福!

  (完)

Re: (转贴) 一个DV case的整个过程 (有点长)

Posted: Tue Jul 29, 2014 3:20 pm
by admin
真的假的?这样的老婆,这样的DA?!

还好教会的形象:)))

Re: (转贴) 一个DV case的整个过程 (有点长)

Posted: Wed Jul 30, 2014 10:15 am
by danyuwang
Afteryou, 太长了点吧,可能也就是美国加洲的处理方法。
听说加拿大的司法不一样,更合乎圣经的原则,为要让人悔改,避免家庭暴力的再次发生。
约 翰 福 音 3:17
因 为 神 差 他 的 儿 子 降 世 , 不 是 要 定 世 人 的 罪 , ( 或 作 审 判 世 人 下 同 ) 乃 是 要 叫 世 人 因 他 得 救 。
我没仔细读,但感觉作者没有太深的思考,不像是基督徒。
没有法律约束就可以家庭暴力了吗?像疯狂英语的李阳?中国人缺乏的不单是对家庭暴力的法律意识,更缺乏对上帝的认识。人若知道上帝是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就不会对任何人实施暴力侵犯。
近几年,北美华人家庭暴力的悲剧常有报道,很多人都知道一些发生在身边的事,有些报警了,有些没报警,有些是丈夫打妻子,有的是妻子打丈夫,有的是父母打子女,有的是子女打年迈的父母。
我的几点思考:
1。当事人不管是否受到法律制裁,应该明白自己的罪,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
2。基督徒为当事人祷告,不以有罪为无罪,对不认罪悔改的坚决批评和抵制,对认罪悔改的,爱心接待帮助。
3。基督徒借身边的事省察自己,不论断谁是谁非,记得Pastor Henry 讲过,我不相信你们中有杀过人的,犯过奸淫的,但我们的罪在上帝眼中并不比那罪轻。
4。基督徒家庭要帮助有问题的家庭认罪悔改,并来到上帝的面前,在真道中重新建立幸福家庭。

Re: (转贴) 一个DV case的整个过程 (有点长)

Posted: Wed Jul 30, 2014 12:35 pm
by Afteryou
  • 1)谢谢作者花这么多精力分享他的个人经历。
    2)语言暴力也是 DV 。
    3)人的法律系统试图用毫无爱心的方式去弘扬和保护爱,结果是劳民伤财,效率低下。
    4)人的法律系统要求参与者具有法律意识和法律知识。
    5)神的爱只要我们悔改和接受。